老羊瓜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区块链

280亩黄金宝地荒芜全国最大毒地被退真相【热门新闻】

2022年11月22日 老羊瓜财经网

280亩黄金宝地荒芜 全国最大毒地被退真相

280亩黄金宝地荒芜 全国最大毒地被退真相 更新时间:2010-3-5 0:04:49   正午的阳光下,疯长的杂草和桩基开挖过的低洼积水、土堆,被数百米低矮的院墙“圈”在其中,显得荒凉而破败,与周遭的车水马龙极不相称。  但这是一块不可再生的宝地,总面积280亩,地处灵秀温婉的汉水南岸,距武汉市中心仅20分钟车程,乃武汉滨江绝版。自2006年3月,该地由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公司竞得后,迄今已整整荒芜了4年。直到日前,该地才被“退还”给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。  令人称奇的是,开发商并未因囤地而遭政府处罚。相反,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还向开发商赔偿了1.2亿元。  真相是,这块黄金宝地,是一块被有害化学物质重度污染过的“毒地”。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的重大失误在于,当初收储该地时未作环评和勘测。直至开发商施工中毒后,才最终引发了这起全国最大“毒地”被退事件,成为武汉土地储备中心最讳莫如深的隐痛。  日前,该地治理工作已经启动,但治理费用巨大,至少在5亿元以上。  2月23日,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办公室主任杨庆丰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:“目前已到专家论证和上级审批环节。”  痛定思痛,该中心一负责人沉重表示:“当初在收储时如果能进行环评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  280亩黄金宝地荒芜  “中间平坦位置就是三江地产当时举行开工庆典的地方,声势浩大。”  2月27日,胡先生站在自家阳台上,指着不远处的荒地向时代周报记者慨叹:“谁知没几天就偃旗息鼓了!”  业界人士称,当年三江地产博得这块宝地后,公司上下非常亢奋。  据三江地产内部人士介绍,2006年3月,三江地产耗资4.055亿元成功竞得赫山001地块,获得280亩土地的使用权,占地面积约18.6万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为33万平方米,容积率2.0,楼面地价1229元/平方米,70年住宅规划用地性质。该地的项目名称为“春江花月”,计划投入10亿元巨资,开发30栋高层住宅。  因该地拥有武汉不可再生的独特自然资源和人文景观,被三江地产寄予厚望。“春江花月”项目位置无可挑剔,北临汉水南岸,南面是宽阔的琴台大道,西接碧水晴天住宅小区,东邻武汉船舶技术学院,乃素有高山流水美誉的汉阳最核心地带。  武汉华润置地一资深人士评价:“280亩这么齐整的滨江地块非常罕见,对三江地产是个绝好机会。”  三江地产总经理熊雅静称,这是该公司11年来在华中地区最大单笔投资,标志着三江地产在武汉三镇完成了重要战略布局。  三江地产当时的开发总投资计划超过15亿元, 定于2008年下半年开盘销售。然而,厄运不期而至。就在开工仪式仅仅几周之后,庆典场地上残留的彩纸还没来得及清理干净,“春江花月”项目就戛然而止。  三江地产一中层苦涩笑道:“谁知老天会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。”这一切都是因为毒地事件的发生。  令人惊恐的中毒事件,发生在2007年春节前,它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,280亩黄金宝地被荒芜闲置。  2月23日,三江地产综合办主任吴凌之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:“工人在桩基作业时,接触到深土层中毒后,我们才知道这是块毒地。” 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知,工人在进行桩基作业时,随着深层土壤被逐步挖起,刺鼻的化学有毒味道越来越浓,起初大家并没有意识到危险,但接下来,有工人陆续出现头晕和呼吸困难等不良反应,直至最后,中毒工人症状明显加重,有人倒地后,施工方才意识到,此地有毒。随后,数名中毒工人被送往医院紧急救治。  情况被迅速上报,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勘察,结论是,该地被农药化学物质污染,必须立即停止施工。事件发生后,武汉当地媒体都接到了禁止报道的禁令。  2月25日,三江地产董事长朱弘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,据其了解,该地原属武汉市农药厂,大部分地块都被化学有害物质污染了。他说:“上世纪武汉农药厂的农药残渣等有害化学残留物的处理方式,基本上都是‘就地排放掩埋’,离地面只有五六米。”  相关部门的调查显示,该地的土壤中含有大量六六六和DDT等现已遭到禁止的有机磷和有机氯农药的化学成分,该成分的最大特点是,化学稳定性强,即便深埋地下也很难降解。  而且,武汉农药厂的另一起重大“冲料泄露”事故,也是该地被污染的源头之一。事发2001年 5月 20日凌晨,因该厂工人麻痹大意,一罐180kg的化学物质在加热过程中,因过热而冲爆,引发有毒化学物质严重泄漏,当场造成 6名工人中毒。据当时参与调研的武汉职业病防治院检验科主任宋为丽披露,虽然当时采用了“石灰搅拌、锯末吸附和将残渣收集于容器内”等方式避免地面残留化学物质,“但该事故的污染仍十分重大”。  该厂的周边人士透露,农药厂事故不断,乃该地被污染的重要原因。  如此“毒地”,显然不能进行住宅项目开发,三江地产只能“退地”。吴凌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坦承此事。  诡异的拍卖  三江地产的窝火在于,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对该地被污染的事实,并未履行告知和风险提示义务。  “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储备中心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”,一业内人士认为,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作为唯一买家,在收储前对化工用地的安全性进行调研,是应有之义,“何况这块地还发生过重大化学品泄漏事故”。 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武汉农药厂在此生产长达数十年,2003年农药厂完成改制后搬离。2005年初,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储备二部对该地进行收储,地块编号为“赫山001号”。2005年5月,该地挂牌对外出让。  但在出让公告中,对化学污染只字未提。地产界人士介绍,国家明确要求,建设项目在开发前必须经过土地环评,包括原址用途、地块瑕疵、土壤化学成分和危害性分析报告等。  与武汉操作赫山001号地块截然不同的是,北京土地储备中心2007年出让一块“毒地”时,其操作公开透明。  北京出让毒地前,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已对其化学污染情况做了详细环评,并经过北京市环保局批准。而且,考虑到治理成本因素,最后让万科低价竞得该地。  而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出让赫山001地块时,却显得有些诡异。  在2006年3月10日的竞价现场,连拍卖师陈少湘都感到了意外。备受瞩目的赫山001地块挂牌价为3.87亿元,起拍价4.025亿元,但仅有两家企业竞价。最终,三江地产仅两个回合就以4.055亿元轻松拿下。  “全程不超过15分钟,三江地产仅比挂牌价高出300万元就拿下了”,一名现场人士深感蹊跷,当时参加竞拍的有国内外30多家地产商,但明显都是“陪太子读书”。  对此,土地交易中心的解释是,地块大、总价高是开发商望而却步的原因。此说显然荒谬,当时实力超过三江地产的企业比比皆是。  直到2007年初“毒地”事件发生后,业界才恍然大悟。  一地产商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最可能的一种情况是,武汉土地储备中心在收储整理时,发现该地被污染,但只能通过正常出让来“处理”。不料内部诸多知情者与开发商过从甚密,“毒地”的风声很快走漏,唯有三江地产等少数企业不知底细。  “这就是为何其他几十家开发商都按兵不动,只有三江地产和中铁参与竞价的原因。”  三江地产退回毒地  直到2010年春节前,三江地产才最终办完退地手续,“毒地”被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“重新”收储。  “地处理不了,损失就不会存在。”该中心一名负责人无奈地表示。  该地目前可统计的经济损失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。  首先,土地储备中心要背负收储该地所耗资金及其利息。该地的挂牌起价为3.87亿元,依据1:1的比例,去掉必须上缴国土资源部的土地出让金1.935亿元后,余下的1.935亿元即为收储成本。从盈利角度看,姑且认为该地在挂牌时储备中心已进账1350万元利润,收储成本也至少有1.8亿元。  谙熟储备中心内部运作的人士透露,收储资金来自财政和银行两个渠道。“向银行贷款的资金要还本付息,而来自财政的借款利息甚至还要高于银行贷款。”这名人士说。  而从2004年收储该地,1.8亿元资金的使用年限已6年,仅以贷款折中利率5%计算,6年利息应为5400万元。  其次,土地储备中心要背负的就是对三江地产的损失补偿。 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早在2007年3月前,三江地产就付清了全部地款4.055亿元,而直到2010年春节前,储备中心才退完这笔购地款。仅以4.055亿元的2年银行贷款利息,按5%利率计算,就应得到4550万元的补偿。  此外,6年来三江地产为获得和运作该项目投入不菲,前期费用、户外广告和对中毒工人的救治等,业内人士估算,至少应在2800万元以上。  综上所述,截至日前,武汉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因该地块所背负的经济损失已超过1.2亿元。而且,1.8亿元的本金“解冻”还遥遥无期。  2月25日,三江地产董事长、集团财务总监朱弘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:“所有损失,储备中心已按规定全部补偿到位”,但他拒绝透露补偿细节。  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者披露,事实上,土地中心并未真金白银补偿三江地产7000多万元损失,而是资金补偿一小部分,另一部分体现在“拿地”环节中。近年来,三江地产在武昌三角路等区域拿了一些“价廉物美”的地块,已成公开的秘密。  5亿元让咸鱼翻生  相对1.2亿元的经济损失,更让储备中心不愿面对的,是治理该地块高达5亿元的费用。  “土地储备中心最初也考察过万科处理毒地的模式,但具体实施难度相当大。”该中心一名人士坦言。 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权威渠道获知,在2007年8月,北京万科对污染土地采取了综合治理,先将“毒地”全部挖出,运到北京飞机场远郊,再进行化学焚烧,最后再运新土填补。  如果武汉采取万科模式,在技术和地理条件皆具备的理想状况下,业内人士保守估测,赫山001号毒地的治理费用,至少在2亿元以上。  该地280亩,约18.6万平方米,如被污染的土地是平均深入地表10米,则需要挖出的被污染土方就该为186万立方米。将之运到远郊焚烧,并将新土运回并完成碾压。  第一把被污染土地整体挖出并运到远郊,假设所到地点距市中心30公里,按当前市场价40元/立方米来计算,将186万立方米的土运到郊外,需花费7440万元。  第二个是毒地处理成本,无论是焚烧还是深埋,业内人士称“至少需5000万元”。  第三个成本则是填方—挖新土运回并填上碾压,还是假设能在30公里之外找到可挖土源,因填方的成本要远高于挖方,仅以60元/立方米计算,新挖186万立方米新土运回并完成碾压,则需1.12亿元。  仅粗略估算,完成上述治理所需资金则高达2.36亿元,事实上,这远远不够。  北京万科新闻发言人叶向忠公开披露,治理毒地所需费用高达1亿元,但该毒地面积只有3万平方米,仅为赫山001号地块的1/6。以此类推,武汉治理该地所需资金应在5亿元以上。  不过,当前武汉房地价格和上涨的空间,已让该地块有了咸鱼翻生的可能。三江地产以4.055亿元拿到该地块时,楼面地价仅为1229元/平方米。当前,该地段周围的楼面地价已上升到2800元/平方米左右。如将5亿元治理成本计入其中,再佐以相关优惠政策,地产商即便以高于9亿元的价格拿地,也仍有可观盈利空间。  也正因此,武汉土地储备中心决定迅速启动对该地的治理,期望能尽早去掉这块“隐痛”之地。

集成灶哪个好

集成灶代理

集成灶优缺点

集成灶知名品牌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